郎平忆98世锦赛:场上风云莫测 紧靠福气远远不够

编辑: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-09-22 08:13

郎平与陈忠和

郎平与陈忠和

  前文提要

  第十三届世界女排锦标赛复赛,中国女排0比3不敌实力明显强于自己的古巴队。中国队晋级四强的希望几乎断绝,除非韩国队出现重大失误。

  输球了,一般都不愿接受采访,何况是电视台,要面对那么多观众。我倒无所谓,我总不能只报喜不报忧嘛。

  我刚回来,早有人提醒我、劝告我:“你已经是‘五连冠’功臣,你那么辉煌了,再回来干什么,女排是这个状况,你不如保住你自己那点名气算了,别把那点荣誉给毁了。”

  这次世界锦标赛,打成现在这局面,似乎要被这些“提醒”和“劝告”说中了。

  不过,我有海外八年的生活经历,我已经把自己这个“世界冠军”一脚一脚地踩到地上了,踩得很踏实,身上早就没有了“五连冠”的包袱,倒是大家还在把“五连冠”当一回事。

  我可以想象,如果我没有经历过出国后“一文不名、一无所有”的生活,一直留在中国,我的心态肯定也降不下来。但我拥有起起落落、沉沉浮浮的感受,使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又成熟了许多,我不会再受外界干扰,去计较别人会怎么看我。

  这次冲世界锦标赛就算不能如愿,我们可以从失败中学到东西,也不能把我四年的工作一笔勾销,我竭尽全力,也敢于向自我挑战,这不也是一种成功?

  输给古巴队,我反而冷静下来。回顾自己走过的路,登上过高峰,无限风光,又峰回路转落到最低谷,“什么也不是”了,而跃出低谷,再一次走上高处,一览众山小。我似乎完全领略了人生的“高”与“低”。有“低”才有“高”。但是,能不能完成由“低”向“高”的转化,就看你有没有志气。

  我再三告诫我的队员:作为一个运动员,决不能因为思想和情绪的动摇而输球。

  输给了古巴队,我还是要求队员们去认真观看韩国队与保加利亚队的比赛,要准备下一场我们和保加利亚队的对阵。我还是重申这句话:进不了前四,也要争取第五!

  但是,谁也没料到,韩国队与保加利亚队的比赛出现了使所有人都咂舌的结果。横在中国女排面前的“山重水复疑无路”的叠嶂,仿佛顿时炸裂,队员们一个个真像从地缝里钻了出来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  有人在心里默默地说:上帝是公平的。

  也有人在心里默默地问:柳暗能否花明?

  在福冈打完古巴队输球后,我让队员们洗得干干净净,穿得整整齐齐,必须高高兴兴地去看韩国队和保加利亚队比赛,还让她们每个人都带好本,一边看一边做战术记录。

  那天,我去晚了,到了球场,第一局已经打完,保加利亚队赢了,我只看到我的队员都有些反常的表现,都快按捺不住了,小本拿在手上都不记了,我从一张张脸上可以看到她们的心理活动:保加利亚队要是赢了韩国队就好了,当然,谁也没说,因为,对这个结果,事先谁也不敢存希望,韩国队赢保加利亚队好像是铁板上钉钉的事,没想到,第二局保加利亚队又赢了,我的队员几乎都坐不住了,如果保加利亚队真能打败韩国队,这就意味着我们中国队又活了,就像下围棋,做成了一个眼。

  我心里也隐隐地翻腾:会不会真的出现喜剧性的结局?我脸上还是没表情,好几个摄像机在对着我呢,没法表情,再说,才打第二局,后面的形势有可能发生各种变化,确实无法预测,这就是体育的魅力。

  坐在我后面的队员像一群欢跃的小麻雀“叽叽喳喳”,兴奋哪。

  打第三局保加利亚队输了,场上的比分2:1,第四局是关键,韩国队特别顽强,能追啊,要是让她们扳平,第五局肯定是韩国队赢,所以,打第四局的时候,坐在我旁边的教练陈忠和嘴没停过,自言自语,嘟嘟囔囔,只要保加利亚队打了菜球,他就嚷嚷,干脆把心里话说到嘴上了:“完了,完了,这么好的机会。”

  这“机会”,当然是指我们的机会。

  这时,何琦和吴永梅两个“踏踏踏”地跑了,我偷偷地笑,猜想她俩一定上厕所去了,她们有时有点迷信,要把“毒气”放掉。

  第四局,打到12:10还是保加利亚队领先,这时,一个探头球,保加利亚队如果拿下,13:10,保加利亚队基本赢了,我看保加利亚队士气高涨,可惜的是,这个探头球,保加利亚队没打死,我只听到我身后的队员们不约而同地一起跺脚、一起惨叫,为保加利亚队惋惜,说穿了,是为我们自己惋惜,陈忠和完全不加掩饰了,拍着自己的大腿骂骂咧咧:“他妈的,这个球还打不死,真笨哪!”

  我赶紧提醒他,不能喜形于色,摄像机在照着我们,直播出去,人家看我们中国教练这么没涵养,这不行。

  还好,保加利亚队守住了阵脚,胜利快成定局,我这才深深地、深深地松一口气,我对自己说: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