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斯拉夫为何会爆发内战?一个关键因素你绝对想不到

编辑: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-07-12 13:20

  前南斯拉夫常常被人们以‘一个国家、二种文字、三种语言、四种宗教、五个民族、六个共和国、七个邻国、八个政治区’来形容。

  经过数百年矛盾积累和国际形势的风云变幻,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,前南斯拉夫各民族之间的积怨激化,内战爆发几乎难以避免。这时只需要一个火星,‘巴尔干火药桶’就会爆炸。

  

  谁擦出了这个火星?克罗地亚足球运动员——兹沃尼米尔·博班。

  民族仇恨弥漫在绿茵场

  巴尔干地区民族结构非常复杂,克罗地亚、塞尔维亚和波斯尼亚是前南斯拉夫三大民族。三大民族本来同源,却由于曾经被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帝国统治,导致宗教、文字分化。

▲ 南斯拉夫民族分布

▲ 南斯拉夫民族分布

  ‘第一南斯拉夫王国’成立后,在塞尔维亚族主导的国家政体下,各民族间的仇恨愈演愈烈。这种仇恨和对立,也影响着南斯拉夫国家队的各族球员。

  1976年欧洲杯,东道主南斯拉夫队一路杀进半决赛。本来足协承诺只要打进半决赛,比赛将由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移师到克罗地亚的萨格勒布举行。

  结果足协没有兑现承诺,半决赛仍然在贝尔格莱德踢。球队中的克族球员非常不爽,他们消极比赛,南斯拉夫队被联邦德国队逆转,只能去争夺季军。

▲ 萨格勒布

▲ 萨格勒布

  季军比赛到是移师萨格勒布,这回轮到队中的塞族球员为了抗议克族球迷的嘘声,以消极比赛作为报复。结果南斯拉夫队又输给了荷兰队,杯赛期间高开低走的东道主南斯拉夫队仅获得第四名。

  这时,球场上的仇恨都是以消极对抗来表达,那是因为在铁托的铁腕统治下,联邦内各共和国表面上能和平共处,包括民族矛盾在内的各种问题一直被压制下来。

  80年代初铁托去世后,南斯拉夫一度陷入失去领袖的短暂迷茫状态。塞族和克族的对抗也压不住了,足球成为了克罗地亚人表达民族情绪的重要手段。

▲ 铁托

▲ 铁托

  对于许多球迷来说,体育场就是他们宣泄政治诉求和社会挫折的舞台,而一些政客在绿茵场上发现了机会,开始利用自带火药味的足球运动煽动情绪。

  祸起国家德比

  1990年,民族主义者图季曼领导的克罗地亚民主联盟在选举中获胜,塞尔维亚领导人米洛舍维奇也不遗余力地鼓动塞族的民族情绪。

▲ 米洛舍维奇

▲ 米洛舍维奇

  这种背景下,贝尔格莱德红星队与萨格勒布迪纳摩队的国家德比,定于5月13日在萨格勒布马克西米尔体育场举行。

  双方的极端民族主义对抗情绪移情到了两支球队身上,多年来两队的球迷对抗,是欧洲公认的足球流氓案例。

  ‘蓝色坏小子’是迪纳摩队最激进的球迷组织,他们中的很多人后来加入了内战中的克罗地亚军队。红星队的球迷组织‘勇士’也不是省油的灯,其行为更像是准军事化部队和职业犯罪集团。

  这次,3千名‘勇士’成员从贝尔格莱德赶赴萨格勒布,比赛前一天就在大街上惹是生非。比赛开场前,‘勇士’们对着克罗地亚球迷高喊‘萨格勒布是塞尔维亚的’,还破坏座椅,向上层观众扔石块。

  奇怪的是,现场的南斯拉夫警方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。这激怒了现场上万名克罗地亚球迷,也大大刺激了迪纳摩球员们。

  21岁的兹沃尼米尔。博班,是当时迪纳摩队中最有天分的年轻队员,出生于克罗地亚南部民族情绪浓厚的小镇伊莫茨基。